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财政新闻
凝聚结构性改革共识 促进世界经济增长
——楼继伟部长在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上的讲话

财政部部长  楼继伟

(2016年2月26日,上海)

尊敬的G20各国代表,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欢迎大家来到美丽的上海,参加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

  当前,全球经济依然面临严峻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新年伊始将全球经济增长率从3.6%下调至3.4%,其他重要国际组织普遍下调了对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在此背景下,促进“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仍是G20的一项重要任务。

  面对持续低迷的全球经济,G20国家加强政策协调与应对至关重要。正如习近平主席在G20安塔利亚峰会上指出的,我们要找准病灶,对症下药。全球低增长困境是表象,体现为总需求不振、失业问题突出、债务高企、贸易和投资低迷等。虽然其与周期性因素和短期下行风险密切相关,但更深层次原因则源于全球经济的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特别是危机后各主要经济体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放缓,潜在产出水平下降,成为制约全球经济回归强劲增长的根本性问题。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增强经济内生动力,恢复全球经济活力,是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也是中国财政部与IMF和OECD联合主办本次研讨会的目的和宗旨。

  促进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根本途径是深化结构性改革。结构性改革与宏观经济的关系已在许多理论研究和国别实证分析中得到确认。从国际经验看也是如此。一国经济发展早期主要依靠要素投入,但在发展中后期阶段,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逐步提高。以中国为例,通过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结合的、波浪式前进的改革,中国实现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有宏观管理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整体跃迁,要素配置效率得到极大提高,有力地带动了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据测算,1982-2010年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速达4.86%,且在上世纪80年代初、90年代初以及进入本世纪后,出现了几轮快速增长期。这与中国推进改革的节奏是基本一致的。从其他G20国家看,也有很多结构性改革的成功案例。国际金融危机后,德国经济表现出较强韧性,继续成为引领欧洲经济增长的核心之一。这得益于德国长期以来对结构性改革的重视,要素配置不断优化,创新得到有效激励,增强了本国核心竞争力。在受危机严重冲击的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通过在金融部门、劳动力市场等方面坚持推进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有了明显起色,失业问题也逐步改善。

  整体来看,近几年G20对结构性改革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大,并做出了许多政策努力。特别是2014年布里斯班峰会上各方围绕就业、投资、贸易和竞争等四大领域制定了千余项促进增长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数百项结构性改革承诺。2015年,各国根据形势变化对增长战略进行了更新,增加了新的政策承诺。但总体上,G20改革进展仍落后于预期。我们仍需进一步加强G20的结构性改革议程。

  G20首先要加强改革行动的顶层设计。在考虑各国国情和发展阶段差异的基础上,G20可以就一些最基本的改革领域和原则寻找“最大公约数”,制定G20结构性改革的优先领域和一般原则。这将有助于各成员协同推进和落实改革,最大限度发挥改革的正面溢出效应。

  结合全球主要结构性挑战,以及G20现有的重点改革承诺,我认为以下领域值得深入探讨:一是促进贸易和投资。最近两年,国际贸易和对外直接投资增速显著低于危机前水平,对全球经济的拉动作用大大下降。G20应通过努力减少市场准入障碍,消除跨境贸易和投资的税收壁垒,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等途径提高私人部门投资意愿,促进贸易发展,努力恢复全球经济的传统增长动力。二是推动劳动力市场改革。受老龄化等因素影响,全球劳动力供给的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劳动参与率呈下降趋势。G20应努力打破劳动力市场分割,降低就业壁垒,鼓励劳动力流动性。部分国家应对社保体系进行必要改革,通过增强竞争激励劳动者就业,防止劳动力成本过快上涨。同时,应加大教育投入,提高教育质量以及教育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的匹配程度等。三是鼓励创新。一方面要继续加大对技术进步的支持,包括完善技术创新的激励和保护制度与非制度性安排,促成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到来。另一方面,要进行必要的制度性创新。这既包括在国别层面对财税、产业监管、社保、产权保护、知识产权等一系列领域进行制度改革和创新,也包括在国际层面进一步推动货币、贸易和投资、金融、税收等多边体系改革,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四是提高财政可持续性。危机后,全球政府债务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史无前例,对于金融稳定和市场信心均有重要影响,一定程度上已成为全球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中长期看,G20需要确保债务可持续性,逐步恢复财政政策空间,为经济持续增长奠定基础。此外,各国还普遍面临基础设施、竞争、金融改革、环境可持续性等方面的中长期挑战,也应作为下一步推进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

  在深化顶层设计的同时,G20还应加强对改革进展与成效的监测分析,更好地推进落实各项改革承诺。目前G20对结构性改革政策承诺的进展以定性分析为主,缺少量化评估手段,评估结论不够明确直观。为此,G20可考虑通过一套结构性指标构建量化分析框架,一方面可以相对客观地衡量改革在经济、社会、环境等方面带来的整体效益;另一方面也可以较为直观地总结一国各领域结构性改革进展与不足,并为下一步改革行动提供参考和指导。

  基于上述考虑,中方作为2016年G20主席国提出将结构性改革作为财金渠道重点议题,并希望通过制定结构性改革优先领域和一般原则以及衡量改革进展的指标体系,推动G20各国在结构性改革方面取得更多实质性进展,为实现全球经济中长期可持续增长奠定坚实基础。

  在此,我希望G20各成员和各位专家学者,借此次研讨会的机会对结构性改革进行深入的探讨和交流。我们既要放眼全局,看到全球经济中的基本问题、基本趋势,为G20共同的改革努力找准方向,又要看到各国经济条件和发展阶段的差异,从各自的国别经验中相互学习,彼此借鉴。

  最后,祝本次研讨会圆满成功!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